堰门镇:“接你到敬老院安享晚年”

文章来源:安康日报作者:左洪宝 张紫瑞 发布时间:2019-07-12 08:12 点击数: 字体:

 

在岚皋县堰门镇长征村,无数这样的事实让笔者真切地感受到“脚下沾有多少泥土,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”的真谛。长征村,这个巴山深处的村落,也用它独有的那股子倔劲,在新时代、新征程上,演绎出新的长征精神。

长征村水磨沟片(原水磨沟村)作为历年来生态搬迁和易地移民的“重地”,这个往日的千人大村,如今已不足百人,稍有点谋生门路的都走了,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呆,笔者和工作队员的任务是要把五保老人单正喜,接到堰门镇七一中心敬老院安享晚年。

陡峭的山路,茂盛的杂草,几乎把笔者淹没。衣服渐渐湿透了,头顶的烈日火辣辣的照在笔者一行人的光膀子上,一身火辣辣的。五分钟过去了,十分钟过去了,半小时过去了,慢慢就感觉不到了,也许是累得麻木了,也许是身体适应了。此时已经爬到半山腰,看上去老单的房子就在头顶,老杨笑笑说:“快了,再坚持一下,我们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了。”这一路汗就没停过,像下雨一样哗啦啦往下淌,为了减轻负重,又没带水,这会大家渴得都快喷火了。

笔者一行人终于走到了,单正喜家门开着,老人家在菜园子里摘黄花,单氏兄弟见面就喊:“喜爷爷、喜爷爷。”把老人叫的开心得合不拢嘴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“我们来接你到敬老院安享晚年。现在敬老院是新修的,配套设施齐全,比我上大学时的宿舍还高档。”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,气氛很融洽,把笔者来时的各种担心都打消了。老人虽然穿得有点破旧,但很干净。老人拿出来板凳:“你们坐,我把黄花捡了,再来陪你们打广子,不然花开了就没得用了。”老人家蹬蹬过来,蹬蹬过去,健步如飞,院坝内非常干净,没有一根杂草,四周的菜园子里结满了瓜果。老人摘完黄花后,一行人也帮着整理,把黄花一根根晾晒在簸箕里,大家伙儿一块儿边忙活边谈心。老人听完大家说的也没有反对,随口就答应说:“先去看看情况,有没有你们说的这么好。”笔者这颗悬着的心基本有了着落。

帮老单干完农活,收拾好就准备下山了,老单还挂念着自己的庄稼,笔者的心顿时又提起来了,大伙赶紧再劝,说是先去看看,满意了就住下,不满意再回来。反反复复的劝说,老人这才答应。

下山时大伙儿的腿都有点发软,直打哆嗦。但还是前呼后拥,一路把老单护送下山。提前联系好的支委委员唐久明正在山脚下等着,将老人专车送到敬老院,然后笔者和其他人还要继续赶往下一个五保户家做工作。

老人说话还真是算数,到了敬老院,楼上楼下的转,边看边说:“条件确实好,感谢党的好政策,还有专门的食堂。我很满意,我要回去把东西搬来,我愿意住在这儿。”大家当即将老单送回去,并告知第二天早上再去接他,让他回去收拾好物品。第二天一早老石带着老杨、单氏兄弟再次来到老单的家,这次上山倒是干劲十足,再无半丝忐忑。

由于老人很少坐车,加之天气炎热,有点晕车,到了敬老院也没吃什么东西,直接就睡下了,半夜里肚子饿了,到处找吃的找不着,院墙大门也是紧锁的,长期自由惯了的老单,这可急坏了,竟深夜偷偷跑了。半夜里大伙儿接到敬老院的电话,可着急坏了!老单身体健硕,心智正常,工作队员分析他应该会跑回去。于是天蒙蒙亮,大伙儿就又上山了。这次大家走得都很快,好像感觉不到累了一样,来到老单门口,看到老单又在摘黄花,一群人顿时松了口气。

老单看到工作队员却很不高兴,发了一大通牢骚:“你们怎么又来,这次我可不想去了,半夜找点吃的都没有,大门还锁着,想出去转转都不行。”一群人默默听着,让老单说个痛快,单氏兄弟左一个“喜爷爷”,右一个“喜爷爷”,让老单的心气渐渐平缓下来:“我给你们说实话吧,现在地里还有很多庄稼,不收回来我舍不得,我穷了一辈子,知道饿肚子的滋味。这些庄稼糟蹋了太可惜,我还有16只鸡,再养养也能卖一两千元,还种的旱烟也能卖两千多块,丢了多可惜。现在政策是好了,啥都不做也有人管我了,但我也要节俭,等我把这些都收回来了,卖了钱,我才安心。到秋天了,不让你们再跑路,我自己去就是了。虽然去养老院不需要花什么钱,但我自己口袋还有钱,不是更好些嘛。”老人说的句句在理,大家都无言反驳,一致同意了。

安顿好了老单,在下山的路上,笔者又看到一个年过花甲的五保户,在田间劳作,心里暗暗下定决心,待他收完庄稼后,笔者一定会再来,把这些老人家接到养老院安享晚年。这样,才对得起“长征”,这个承载了厚重历史意义的特殊名词。

责任编辑:    左洪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