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壮丽70年·奋斗新时代】记者手记:美丽滔河入梦来

文章来源:县委宣传部作者:陈延安 发布时间:2019-06-11 15:33 点击数: 字体:

6月3日,我县“壮丽70年·奋斗新时代”大型主题采访活动走进滔河。

滔河在我印象中,是属于典型的山大人稀镇,山势逼仄,人们出行多不便,经济发展水平不高。这都是我的老印象,都是被“穷滔河富岚河”这一说法所骗的。

要真正了解滔河,确实一件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的事。我对它的兴趣,还是源自于上一次采访互联网+时一路看到那样清幽的峡谷和水而万分感动着的。

于是就把目标,放在了这个全县最“深不可测”的地方,最美的地方。

美,很简单,且不说那样逼仄的山,有逼近你的感觉,有居高临下俯视亲近你的感觉,更美的是水。那些仿佛从原始社会流出来的、从桃源一类地方流出来的水。

干流滔河的水,时而动如脱兔,时而静若处子。动如脱兔,发出欢笑的声音,卷起洁白的浪花;静若处子,则波澜不兴,生怕揉皱了镜面,照不出两岸的倩影来。

河床里,水与石头“水石交融”,缠缠绵绵,亲亲昵昵。偶尔遇到一个崖,就落下去,滚下去,跌下去,冲下去,摔下去,或俯冲斗牛,或蹦洒成片,成锦成帘。

这时的水,早就一头钻进了潭里,把自己也变成了幽绿色。于是再冒着白色的水泡再翻起来,像是一头扎进水里的孩子,被清凉舒服极后再钻出水面摇头抹脸。

一程连一程,一潭接一潭,也就连成了白水哗啦,接成了气象万千。

绿是两岸茂密的树,幽是两岸峻峭的山。到了狭窄处,两岸硕大的树冠接叶交柯,遮盖了河面,河水就在下面悄悄地流。在路上只能看到它洁白的身影时隐时现。

这些还都不是最重要的。最重要的是,真正气象万千的是,那不时从山上奔下来、涌下来、撞下来、滑下来、洒下来、蹿下来的支流,那些溪流、山沟、瀑布。

我无法形容它们的美丽,我无法形容它给我的感觉,我只知道,我每每到这种景象,我就痴呆了,我就融化了,我就走不动路了,我只想住下来,能赏个烂熟。

那不是一挂瀑布,也不是一沟浅溪,而是许多挂,而是许多沟,都是在你不经意间闯入你的眼帘,或是在拐弯后,突然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,真是极美,美极。

树茂密的不是一株而是一片、一座。分不清谁是谁的枝,谁是谁的叶。树有多株,先表一树,那就是山荔枝,开着白花,似掌托出,冠似黄山松,亮洁醒目。

从葵花村回来的路上,我们又看见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芍药花,开得正是姹紫嫣红的时候。红得娇艳,紫得深沉,白得淳厚,是那样的让人心醉神迷,开怀喜悦。

而这些还只是我的坐井观天。滔河真正有名的景点最大的两个我还没有说,一是三溪口风光,我没有走到;一是锅底凼高山草甸,我也实在懒惰的很,没去。

如果您要我用一句话来概括我的感受,那就是:美丽滔河入梦来。

责任编辑:    徐点源